1. 首页
  2. 新闻资讯

中国拟禁医生搞创收 专家称开错药方

“医院不能把创收指标层层分解给医生”。日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医改办主任孙志刚在解读公立医院改革时如此强调。在此基础上,孙志刚介绍,未来将通过“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提高医疗服务收费、增加财政补助等措施实现。

针对这一点,北大zf管理学院教授顾昕指出,医生的收入当然不能有指标。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现在实行的“取消药品加成”、“零差价售药”、增加财政补助等措施都没有效果。zui根本的还是要取消医疗服务价格管制,改革医保制度,让医保机构对医院进行实质性的监管,控制医药费用过高。

当前,公立医院面临各种创收压力,以弥补运行经费的不足。这样的压力被层层分配给科主任。医师为了应付绩效考核,多开药,多让病人做检查,完成医院分配的收入任务。由此造成医院“大处方”、“乱检查”等现象屡见不鲜。

孙志刚表示,今后将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医院补偿方式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财政补助三种方式逐步转变为调整服务收费和增加财政补助两种方式。改革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制度,切断药品、耗材等生产流通领域与医院、医生之间的利益链。

“公立医院改革是医改的难点”孙志刚说。目前,我国应以县ji公立医院为重点,推进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促进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完善。

在回答中,孙志刚介绍:“四年多来,我国医疗改革进展顺利,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得到了缓解。从2012年6月开始,18个省311个县启动了县ji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改革的重点是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因此,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开支的比例从2008年的40.4%降至33.4%。

但卫生经济学学者顾昕对此并不认同,他明确指出,要让医生有尊严地工作,获得正常的收入,不能单纯地取消“以药养医”,zf也不能增加补贴,关键是要尽快取消医疗行业的价格管制。

要消除“以药养医”的顽疾,关键不在于医院实行所谓的“零加成”、“零差价”,也不在于zf加大对医院的投入,而在于在全民医保的基础上,通过“购买单方”的方式与作为供方的医院进行谈判,控制医疗费用。

顾昕明确表示,作为学者,他不同意各jizf对公立医院药品销售实行“零差率”等价格管制的做法。zf定价有其弊端,一是定不准,二是定价偏低。”要是zf定价定得准,那市场又该怎么办?」

建议对医疗服务价格进行控制,放开管制。就拿一ji护理的费用来说吧。zf对此的定价是每天12元。”一般人都知道,这样的价格是多么的低,就像在足部按摩时一样,我想,这样的服务要比一般人高出五倍。”

顾昕表示,zf定价过低,将导致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目前医疗服务短缺,是“计划经济时期这样做的结果”。所以,要破除“以药养医”,就必须提高医疗费用。

与此同时,他还指出,目前对医生和护士合理定价,首先要大幅度提高医疗服务收费。但这并不意味着医院可以随意定价。原因在于,在科学有效的制度下,作为支付方的卫生保健机构应起到控制和监督作用,而作为买方和卖方的卫生保健机构和医院可以通过谈判来确定合理的服务价格。”这个过程,不能依赖各地发改委或物价局”。

顾昕认为,目前医疗服务价格偏低,导致整体供给不足,所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是合理的。在未来,如果按照市场机制来定价,医生和护士可以获得正常的专业服务收入,“以药养医”自然不会被使用。换句话说,现在的“以药养医”是由医疗界的价格管制推动的。

但要真正保证不对医生下达创收指标,关键是要改革医疗保障制度,即建立医疗机构的团购机制,改革以往的按项目付费方式,采用按人头(总额预付)、按病种付费等方式,以便医疗机构作为付费方更好地与医院谈判。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