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国务院研究2015年药品招采新方案

药价放开后,价格部门成了控制药价的第一道关口。如何在这一背景下改进和完善药品集中采购办法?十二月二十三日,在有关部门主办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座谈会上,专家们发表了意见。

中央采购的方向不可动摇。

武汉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毛宗福表示,在政府定价药品的时代,药品集中采购部门实际上是在药品zui高限价的基础上,通过价格挂钩的方式,进一步降低药品价格。放开药价后,不存在zui高限价,集中采购工作面临的压力将更加严峻。

与会者认为,放开药品价格的实质就是改革药品价格,就是建立新的药品价格发现机制。通过实践探索,证明药品集中采购是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有效手段,要在坚持药品集中采购这一大方向的前提下,不断完善具体办法。

北大药理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认为,集中采购的实质就是通过价格挂钩机制来发现和控制药品价格。对高价药品,药品集中采购部门负责利用量的优势把价格压下来。“以量换价”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不能因为目前对采购数量没有把握好,就否定集中采购,简单地将药品采购权下放。省药械采购平台拿不到的价格,医院可以通过二次议价来实现,这显然是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的不合理之处。

与会者认为,通过完善药品采购平台建设,从而准确把握药品采购数量,是实现带量采购与量价挂钩的关键环节。当前,上海市已开始试点以医疗卫生部门为主的药品带量采购,实现了医院药品信息数据库与医疗卫生平台的对接,从而掌握了医院总体药品采购量,形成了以带量采购为主的药品带量采购,zui大限度压缩了虚高的药品价格空间。

实行药品集中采购制度。

通过这次座谈会,记者了解到,目前,经过调整和完善的药品集中采购办法,正在提请国务院研究。据悉,新方案的zui大亮点是实行药品分类采购。

按照改进后的方案,对于医院用药数量集中,市场竞争力较强的药品,仍采用“双信封”采购方式,通过量换价,寻求合理的药品价格。对低价药品、急救类药品,在控制市场议价空间的前提下,通过政策扶持,放开价格,完全由医院与厂家议价,让市场给药品生产企业以活力。

对量少、临床必需的药品,继续实行定点生产。对专利权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应探索建立国家谈判机制,实行国家与地方分级谈判,并借鉴国际谈判经验,找出合理价格。对于明显偏低的药品,药监部门应加强综合评价,使其保持底线上的药品质量,让问题企业尽早退出市场。对国家严格控制的药品,将继续实行计划管理,仍由政府部门严格控制。

经测算,80%的药品品种仍由医院自行采购,从而充分体现了保障临床用药,调动医院药品采购参与度的指导思想。

卫生部药政药政司药政处处长傅鸿鹏指出,药品集中采购并非解决所有医改问题的金钥匙,其根本出路在于深化改革,实现医保、医疗、医药“三医联动”,共同推进改革。激发医院参与药品集中采购、降低虚高价格的内生动力,需要医院补偿机制、医保支付机制、完善医务人员分配激励机制等多方面改革协同推进。

行政机关应该履行其职责。

房志武是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他提出,要讨论药品采购政策,首先要明确谁是买主,政府部门,特别是省级招标采购部门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卖方是制药厂和批发代理商,实际的买方代表是医院,负责完成80%的采购任务,而患者和卫生保健部门负责履行买方的职能。卫生行政部门作为主管机关,也随之具有了买方代表的地位。

房志武说,卫生行政部门不应该淡出集中采购这一工作。行政机关若能严格遵守其买主角色,并坚持买主与卖主平等的前提,则其在药品集中采购工作中所承担的监管角色是不可替代的,卖方无权要求买主退出。

医院行政主管部门具有双重身份,具有制定规章制度的权力,同时又担任采购员,这是医院行政领导与采购员身份相混淆的矛盾导致目前采购员与医院行政领导之间存在矛盾的根源。业界的不满,主要源于政府部门对买卖规则的强制干预。

房志武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部门不要介入具体的药品交易过程,对于国家层面制定的交易规则要严格执行,更不要随意改变、破坏现有的交易规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