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国务院再次就新医改领域的“痼疾”发力

  两天前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明确指出,《医疗服务价格》是过低的,他认为,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是过低的,但是药价虚高依然存在,所以,我们应该通过改革来逐步理顺这一不合理的价格机制。

  具体来说,除了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提到议事日程之外,在药品价格改革领域,新闻记者认识到,发改委已经对药物定价机制进行研究,预计到2014年底,发改委将会形成书面文件,与国家卫计委即将出台的公立医院药物集中招标采购文件形成合力,共同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健全医疗服务价格体系。

  经过一次基层调研考察,一位医生对总理说,自己的按摩理疗服务每小时仅几十块钱,而到了外面的“洗脚城”,一小时的按摩服务才几百块钱。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对上述情况作了说明,医疗服务价格过低的现象可见一斑。

  新闻记者在采访中认识到,新医改经过多年来的探索,但医疗服务价格偏低的顽疾并未得到有效解决,而这一顽疾,正是造成“以药养医”、“大处方”、“大检查”和收红包等诸多畸形现象的根源之一。

  借此机会,借近期相关部委频频出台的价格改革措施之机,国务院方面明确表态,“药价要降,服务要上,医保要保!”李克强表示,“改革要统筹协调推进,让医务人员和患者都能得到实惠”。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曾直言,新医改推行了这么多年,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从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甚至“扭曲”了医疗服务的真实价格。

  新闻记者在采访中认识到,与决策层从宏观政策层面推动价格改革相呼应的是,包括北京在内的一线城市已经开始实施价格体系改革,未来的主要方向是继续“推进医药分开,破除以药补医”。

  就北京而言,目前几家医院试点医事服务费比较成功,试点成功后还要逐步推广,按照这一机制,全市包括各级各类医疗机构都要逐步推进,打破以药补医机制。

  不过,北京目前的医疗服务价格包含数千项项目,体量相对较大。发改委、价格主管部门去年已对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了研究,提出了具体的意见,价格改革也将涉及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挤掉不合理药物、耗材价格中的水分,回归到合理价格水平是今后的主要方向。据北京市发改委消息,

  年底制定药品价格机制文件。

  除整体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细化到微观层次外,药品价格改革也在稳步推进。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发改委层面已提出放开药物最高零售价格制定。其中,血液制品计划在2014年底前实行试点,放开价格管制。而且,医疗类药物的定价方案或11月已报国务院批准,预计将在2015年实施。

  新闻记者从卫计委认识到,目前决策层的“最核心思考”,就是在这一点上。具体地说,关键是要真正把药物耗材虚高的价格给降下来。复出后的复出,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改革。

  因此,多部委将联合行动,出台一系列细化措施,如发改委将于2014年底制定药物定价机制的具体文件。此外,卫生部还将出台公立医院药物集中招标采购相关文件。

  药品价格,一般分为市场调节价、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国家制定药品价格,体现药品质量差异,鼓励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是药品价格制定的初衷。而现实是,政府指导价变成了药品销售 价格的最高限价,并由中标价来确定医院和病人最终得到的药品价格。

  同一种规格品种的药物,厂价与部分医院的价格相差很大,定价甚至会成倍增加,而药物定价机制本身的不合理以及流通环节的利益链是造成这种反常的原因之一。要真正解决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关键在于建立一套科学、合理的药物价格体系和评价体系。

  有鉴于此,有观点认为,药物定价应区分新药、专利药、非专利药等不同类别,采用分类定价的方法,即定价部门根据药品研发的难易程度和研发成本计算相应药物的最高限价。

  同时,政府各职能部门要充分利用价格杠杆,鼓励或推动企业自主创新,一方面要促进国家基本药物的生产和使用,保证企业在充分降低生产成本的前提下,为广大农村、社区生产更多物美价廉的药物,满足广大群众对基本药物的需求;另一方面,要积极支持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加强新药研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