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美政府盯上中国医药业:强制许可证是否公平

  在四月初,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hinaEconomicandSecurityReviewCommission)将把注意力转向中国的制药行业。国会指定的机构试图弄清楚许多问题,例如,米国消费者购买的中国药品到底有多混乱,中国政府是否公平对待米国制药公司等等。四月份的听证会将主要讨论这两个问题。尽管米国消费者仍然是各类“中国制造”产品的最大买家,但他们对中国食品和药品的质量标准也特别谨慎。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主导药品原材料(通常称为原料药或API)的供应,中国国内和国际食品药品监管机构很难通过日益全球化的供应链对其进行有效的质量监管。
  与此同时,中国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崛起似乎与该国其它低科技产业公司一样,米国和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也开始对各自的国内企业变得更加谨慎,更加谨慎地用技术转让来换取市场进入。无论是从地缘政治还是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一做法都将逐渐成为影响中美关系的敏感话题。直到现在,外国的制药公司和医疗器械公司还在为去年夏天爆出的葛兰素史克丑闻发出的信号而发愁。今后,中国发改委对外资企业的反垄断打击,将进一步加剧中国境外企业的担忧:如果反垄断法规对外资企业不利,或者如果外资企业比国内企业更严格地执行反垄断法规,它们是否仍能在中国市场具有竞争力。
  认识到这一点,米国国会也开始重新审视现有的中美贸易关系、WTO条款和工业生产标准是否考虑到生命科学产业的特殊需要。WTO、《关贸总协定》《知识产权协定》(TRIPS)和《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等国际标准对中国生命科学产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有可能站在公共健康的高度,强调发展国内生命科学产业的必要性,这样的战略无疑会给中国企业带来巨大而积极的经济影响,许多欧美企业将从中受益。目前中国的贸易规则只是外国医药公司担忧的一个方面。例如,所谓的”强制性许可证”制度,其本质上是一种国家政府强迫企业(不论内资还是外资)以固定成本生产产品,或要求技术,并将其交由国内企业生产,所有这些都是以公共卫生的名义实施的。强制性许可相对较少,但分析人士和政策制定者非常担心强制性许可会被滥用。但是,去年,印度对多吉美(Nexavar)药品实施了强制许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印度实施的强制许可不符合《关贸总协定知识产权协议》的标准,即实施强制许可应当符合《拯救生命》的标准,但是,至少从拜耳的角度来看,印度对多吉美实施的强制许可不符合《拯救生命》的标准,因为多吉美至多只能算是《延长生命》药品。
  虽然从个人角度来看,这一区分过于夸张,但对于拜耳就印度政府决定提出的指控来说,这是一个强硬的信号。随着中国对专利法进行修订,强制许可也被纳入其中,但医药行业仍然担心中国是否会在强制许可的需要方面有更灵活的标准。
  迄今为止,值得称道的是,中国并未推动这一问题的解决。不过,跨国制药企业对中国市场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它们很难预测,更难阻止许多潜在风险,无法朝着有利于它们的方向解决问题。虽然中国强制发放执照的做法迄今仍是规范的,但外国医药公司担心,如果他们太过阻碍了北京旨在重振国内医药产业的大政方针,那么中国政府将会更有力地推行强制执照制度。确实,米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制药公司的担忧,并且密切关注着中国政府的反应。有一些问题既简单又奇怪,那就是中国对外国企业公平吗?还有其他行业公司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但是制药行业有一个特别之处:它在米国如何保持自己对中国这样一个中心计划并且仍然快速发展的经济体的竞争力方面扮演了一个独特的角色。假如米国医药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开始遇到结构性障碍,华盛顿的政治家们用他们的方法来加深与中国的关系将受到很大的限制。
  在此,我们希望华盛顿对中国医药市场的关注能继续突出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同时,鉴于医药行业的独特需求,WTO、关贸总协定和《服务贸易总协定》现有的知识产权协议和标准也能得到调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