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3. 健康常识

我是幽门螺杆菌,这才是真正的我!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从今天开始,我给大家讲“如果身体会说话”这门课。

别看我个头小,我挺老的。5200年前我活在你的身体里,我就是“幽门螺杆菌”。

最近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这么多年我过得很好。为什么现在这么怕我,还老想着“杀”我?

从今天开始,我要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我。

首先,众所周知,你体内有多少细菌?

仅消化道就至少有50万亿个细菌,加起来有3公斤重,相当于20个鸡蛋。

而我,细菌群落的一员,喜欢叫我“奇葩”。为什么?

1、长相奇特。

每种细菌看起来都不一样,有些看起来像棍子。有看起来像一个球;而且是歪的…我呢?

我在你身体里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蜿蜒的:S型,弯弯的,大家靠在一起,像鱼一样幸福地生活着。

但是如果环境不适合我们的生活,比如你吃了消炎药,那么我们就会变形,变成球形来抵抗这些讨厌的人。

我不总是一样的,我会改变。

2.爱好很奇怪。

胃对我们的细菌来说是一个头痛的问题:它总是在移动(蠕动),里面有可怕的胃酸。大多数细菌伴侣要么被赶走,要么被酸杀死。

那我呢?

我只是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我有一套特殊的设备让我活着:

我有一件雨衣:氨。他们紧紧地包裹着我,不让酸雨落在我的头上;我有一辆跑车:鞭毛。他们能让我快速通过胃酸,到达安全区(胃上皮);而且我有能力把我的胃上皮紧紧的抱在一起,它的胃动了我也摆脱不了。

除了酸酸的感觉,对氧气的要求也很高,不多不少,就一点点。

就这样,我的胃被我占据了。

3、发现陌生。

根据科学家的发现,5200年前在木乃伊和阿尔卑斯冰人的胃里发现了我存在的痕迹,但直到1982年才被两位科学家发现,因为我,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奖!

说起我的发现史,真是一件怪事:

科学家一直认为:胃酸里怎么会有细菌存在?

直到1982年的一天,一个叫马歇尔的澳大利亚医生和一个叫沃伦的病理学家在显微镜下发现了我,并在实验室里把我养大。

他们高兴得把我的故事讲给其他医生听,其他人都笑了,以为他们在胡说八道。

1985年,愤怒的马歇尔一个人把我喝下去,然后胃疼,胃镜发现他有胃炎和I-幽门螺杆菌。他自己吃了消炎药,病情好转了。

他用自己做实验的这个故事后来写在了报纸上,但科学家仍然认为我不存在,我是胃病的罪魁祸首。

直到1989年我才有了今天的名字——幽门螺杆菌,渐渐的大家都意识到我才是很多胃病的真正病因。

不是因为马老师把我喝下去了,你可能到现在才知道我在你肚子里。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我,幽门螺杆菌,是细菌领域的奇葩,是“幽门螺杆菌”学派的鼻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